上海 新微智谷

在建筑外立面的改造上,设计强调与现有环境的协调与互动性。白天,纯白的墙面配以序列性排布的大落地窗,给人简洁有力的视觉冲击感,同时最大限度将室外光线与景观引入室内。而夜晚落地窗则以内光外透的方式把建筑呈现在城市的街角中,丰富城市景观。建筑内部改造,则从功能实用性出发,重新打开了原始建筑设计的屋顶天窗,自然光线透过天窗均匀的洒进来,似薄雾又似水幕划分了空间,既为空间增添了活力,又为萦绕中庭的开放式交谈区和四周的办公空间区域提供了良好的采光。

西安 招商局丝路中心

设计采用了立体空间的概念,植入了立体生态元素,在由上而下递进退让的空间关系中,融入自然的绿色,使得建筑如同万物从土地中生长出来一般,生生不息。从城墙记忆到丝绸之路,设计用现代的手法将建筑与千年的历史相联结,以人文和自然为核心,建造能够引起人们情感共鸣的未来城市。

淄博 东岳国际酒店

三益的设计方案以“less 体量+more 构造”回应,高于周边高度,简于城市风貌,精于建筑构造,以极简的形式与城市建筑区别开,呈现出一种现代主义初期的独立性,而不是仅仅是在外观上对地景性进行表达。

上海 白玉兰广场

该综合体是社区重建计划的核心,整体设计计划直接与上海黄浦江沿岸的新建公园相连。白玉兰广场主塔具有复杂的曲面,而穿孔的金属横向遮阳肋则突出了曲面,从而增强了其环保性能。设计中运用了大量曲线线条。建筑幕墙、雨篷、塔楼、塔冠等均为异形曲面形式,通过幕墙单元化和结构一体化设计,将建筑流线型的柔美完美展现。

上海 天华漕河泾科汇大厦22层办公区

室内公区使用了暗色材质以及丰富的灯光设计,在入口区域营造了社区/会所风格的交流空间。办公、会议空间采用了可以灵活布置的隔墙系统,让塔楼平面层的空间布置更加易于组合。

上海 盛虹石化办公室

项目用了简洁的设计语言,通过颜色、材质的划分,以及空间的简单构成把办公空间合理规整,呈现了明朗干练的整体氛围。

上海 古北SOHO

利用其在整个公园景观中的中心位置,建筑形式同时具有理性和表现力。受到Constantin Brâncu的无尽之柱的比例启发,该塔呈现为一个起伏的方尖碑形状并具有折线形的轮廓。

费城 克里希纳·辛格纳米技术中心

实验室建筑围绕一个中央庭院组织,从内部可以看到外部景观,在建筑外侧也可以在一定光线下展示内部的科学活动。实验室和建筑表皮之间的回廊空间成为了一个内外空间的过度,展现了科学空间的生活气息。建筑外立面使用的玻璃幕墙与局部釉面图案使得内部和外部空间的分离变得模糊而又相互融合。同时建筑幕墙被包裹在金属面板的外墙折线条之中,幕墙反射并折射了周围的建筑物和城市的活动使得立面更加丰富。

费城 海军中央公园无畏大道1200号

该建筑的双弯预制混凝土立面向内弯曲,创造了一个宽敞的城市天篷,以回应公园的圆形跑道、活动吊顶和种植小品的“冲击波”- 向外涟漪起伏,就像水中的圆环,侵入建筑的痕迹。建筑形体产生于城市肌理,檐口和其他的立面向海军基地退让,总体规划上呈正交设计,形成建筑的双重曲线和融合社区的两种主要形式。

大阪 有机大楼

这座有机建筑的主题是与自然共生,橙色墙壁上的132个花盆和狭长的窗户都令人印象深刻。 内部装饰有设计该建筑的盖塔诺-佩塞(Gaetano Pesce)的典型物品和装饰,让人感觉像是到了他的一个展览中。所有的132种植物都是不同的品种,尽管面向西方,但它们却生长得很旺盛也很精彩,在城市地区已经没有什么可以称为自然的东西,在不利的条件下,它们难免会被视为阻力而不是和谐。

大阪 明治安田生命大阪御堂筋大楼

该建筑位于大阪具有象征意义的御堂筋街的中心淀屋橋区域,是通过重建1965年完成的原大阪明治神宫而建设。 该建筑的开放性低层区域从前面到后面的街道都能看到,其明亮透明的外墙与银杏树和路过的人们相呼应,为庄严的街景注入了新的活力。 此外,为了有效地重建城市建筑,并将对环境的影响降到最低,旧建筑的地下框架被尽可能地回收和利用,该建筑是御堂筋大道上第一个地震隔离的建筑。(文字来自建筑师)